在南非人這種慵懶的生活步調與教育方式之中學習.
我選擇了英文,中文,數學,理化,生物,還有戲劇當我的高中科目.
當時像我這種拿DOUBLE SCIENCE(雙理科)的人,幾乎都是將來想申請入醫學院的那種高材生.
可惜啊,本人自認書不必讀多,也不想花力氣在課本上.
我可是一讀完高中就跑去吃頭路(就業)的,著實嚇了大家一跳,這事暫且不提.
英文還好,中文是由學校透過英國倫敦大學取得函授資料由我自行研讀(這方面我投機了).
所以我的中文課本多半是英文註釋,就像我後來在美國用英文學日文一樣.
兩科必要的語文就此搞定.
數學嘛!坦白說,從小數學成績就不好,因為沒有數學概念.
在學校不認真,回到家後拿著參考書就是要我做題目,搞得我像個人體計算機.
那時常想,要做算數,計算機按一按不就成了,何必麻煩?
所以,我在台灣學數學,沒接收到老師教的觀念,理論,以及解決問題的方法.
升上初中時,數學不再只是四則運算,一變變成了代數,幾何,…甚至微積分.
從前我只是虛晃一招,現在碰上了大內高手只好被打得滿地找牙.
回到家只見更多的參考書,更多得題目向我投射而來,使人無力招架.
求助無門的我有一陣子幾乎放棄數學.
事情總有個轉機,在移民南非後,拿著滿篇英文的數學課本當”催眠書”看.
不懂的單詞查字典,把數學課本當成學”英文數學單詞”的工具.
就有這麼一天….事情發生了.
我”忽然”聽懂了老師說得是什麼了.
就像我”忽然”學會了騎腳踏車,”忽然”學會了小舌音那樣.
那真是美妙的一刻,我彷彿聽見天使在我耳邊唱著聖歌(誇張).
又感覺像觀音娘娘將淨瓶裡智慧的甘露灑在我身上那樣通體舒暢.
這種”忽然”的感覺真是棒得沒法形容.
從此我成了任都二脈被打通的武功高手,體內真氣流轉,再難的題目,答案我是手到擒來.
自此我明白了數學不是”做”或是”讀”出來的,而是”理解”出來的.
這也造成了我的一個習慣----不寫作業.(分明是偷懶)
但是當天的課程我一定搞懂,不會的就找老師或是去圖書館找別的教材.
畢竟可能用這種方法解釋不通,但用別種方法就行,我在尋找解決問題的可能性.
把要學的東西翻過來翻過去像煎魚一樣”煎”透了之後,就覺得寫作業是浪費時間重複在做會做得事.
老師看我成績好,也就不勉強了.
事實上,從高一到高三我都代表學校參加全國數學奧林匹克競試,每次都能擠入前十名,最高還到第七名.

p.s.這是獎狀,也是證書.
(嘿,雖然說是第七名,同分同名次的也有好幾百人啦)
這在我們新堡當地可是件大事,尤其是全國性的比賽,還因此登上了當地的週報.
當然,校刊也免不了記上一筆.

p.s.這是從報紙翻拍下來的,真看不出當時只有十七歲哪,想看更清楚的照片可以到我的相簿找.
這便是我與數學的恩怨,我得到的啟示是—

做任何事情都得先找對方法與方向,才能事半功倍.


備註:1.當時關禁閉當然沒有照片,現在給補上.
         2.數學到最後修到中級微積分,沒想到過幾年後又"還給老師"了.


----fin----
 
創作者介紹

巧克力碎片薄荷冰淇淋

phhs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