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 是我,中文名蕭沛弘.英文名patrick(派翠克應該是最接近的唸法了).有人叫我pk,沒意見,從小到大外號多 小胖,小黑,黑胖,皮皮,球球,肥球球,胖虎,蕭爸,阿伯,..等等.

我,1975年生,虎,以中國的算法因為是農曆年尾出生的,所以人家在過滿月的時候我就兩歲了,白白賺了一年半…老爸老媽時間算得好.

星座就是魔羯(完全不像),一月九日生,我妹小我兩歲,一月七日生.有時我們乾脆一月八日一起辦生日party.不過我好像20歲之後就沒辦生日派對過.不巧都在忙.(或者是當時只有自己一人,沒有人一起過)….好悲嗎?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啦.

從小家庭環境簡單,父母,妹,我,奶奶.一家五口.我們家三代單傳,我爺爺聽說在我爸很小的時候就走了,我爹有個哥,好像在我爹十來歲時也生病去了天堂.因為這樣,所以我們和媽媽的娘家走的比較近.從小把我帶大的奶奶也在去年與世長辭了.

我媽有兩妹兩弟,所以我有兩個阿姨,兩個舅舅.再加上他們的小孩,我們每次聚會都滿熱鬧的.我從小就是帶這些表弟表妹的(班長);..就是帶頭作亂的那個啦.

也就這樣平安無事(除了摔斷兩次手骨外),快快樂樂的長大了.皮是皮,但是禮貌不錯,也沒有變成不良少年,我的心地還算善良;會扶老太太過街,公車上會讓孕婦座位的那種.(儘管有人認為我生氣時會吃人,不過這種事還沒發生過).

反正十五歲以前還很美滿的,迷糊的,長大了,老師給的成績單評語不外乎是(聰明但好動)之類的. 也不是乖乖牌的,也不是壞到底的.啊!應該說我喜歡表現吧,從小當康樂股長當到大,上說話演講課時我一講就講了個整堂課,也整整說了六年...當然,我國小的同班同學也聽我說的故事聽了六年.(我不讀書,愛參加比賽,演講,畫圖,.....;反正有比賽就參加,通常會拿到第三或第四名,從沒拿冠軍就是了.)

我在台灣國中畢業後,也考過高中連考,國文那時還有考作文,考了幾乎滿分,可是其他科目就滿悲慘的,放著高中不唸跑去五專玩三個月後就跑到南非去,全家移民去也.

舅舅在南非有工廠,我娘家裡那邊的人陸陸續續的都搬過去了.所以倒也不寂寞.南非在沒讓黑人統治前生活環境滿好的.

我對不同文化,人種,地方.適應力都很強,也很容易變成當地人,可能和從小喜歡閱讀所謂的雜書(不是課本的書)有關吧!我對特殊的民族風情等都還滿能了解接受的.說不定將來可用來環遊世界呢!

第一個印象就是南非好大呀,開車開半天看出去的風景都一樣,這個國家是由城市組成的,城市和城市之間就是草原和大地連接.
很多好朋友都是在南非這段時間認識的,多數是老外,不過因為我的老是到處飄,也漸漸失去聯絡了.

南非讀完高中,不覺得自己是塊讀書的料,就跑到外地去打工.老爸也滿開放的,也是比較放任小孩的(只要不變壞).中間也有半工半讀技術學院.成績也半好半壞. 這樣到22歲,換了幾個工作,也在舅舅的工廠待過.時間到了,甘願了,還是要有點高學歷,所以再次出國;到加州洛杉磯讀書.

(插播): 剛才拿起放在角落,遺忘了好幾天的薩克斯風.試著吹幾個音符,還好,不算糟糕….只和以前一樣糟而已…哈哈! 個性就這樣,什麼事迷上,就一頭栽進去.之後就看造化了. 基本上我學東西都還滿快的,差就差在恆心.有些興趣當然就維持了好幾年,比如說看些有意思的小說或文章.從科學報導到哈利波特,甚至壹周刊.都會多少涉略.比如說研究好吃的東西,看身材就知道!比方說畫畫,比方說電影,比方說布袋戲......,好雜,不過,這樣過才有意思嘛.

接正題:剛才寫到去la繼續讀書,其實也算半工讀,加州風情又和南非有很大不同,但基本上人們都是屬於慵懶的,散漫的,浪漫的(會不會是從小受到這種氣氛影響,老覺得自己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派?)........,好像靠海岸的人生活步調都比較溫和,和紐約忙忙碌碌滿街的螞蟻比起,我愛明亮的加州多些.. 國外的生活是多彩多姿的,至少,我過的滿精采的.沒有異鄉遊子那樣的鄉愁,也不會發現自己被孤立在異鄉圈子之外,可能美國的外來民族太多,造就她成為一個大熔爐,有包含各種各樣不同的生活的空間環境.

就這樣在美國玩了四年,我也26歲了. 終於有一天,爹說:回來吧!孩子,外面世界見識夠了,是該過點正常人生活的時候了.想想也對!過了25歲之後,時間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快.快到我有點反應不來呢!

該談談美國讀完書又做了啥?先由美國跑去東莞百和織造公司,上了三個月的班,第一次進大陸,彎不下腰擺低姿態;所以,就三個月,偷偷跑回到南非了;剛好遇到南非黑人執政,前景擔憂,生活在當地的人越來越受到恐怖暴力的威脅.
家裡來電:回台當兵吧!想想,當完兵就自由了! 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,當兵就當兵吧!只是萬萬沒想到,,,,金馬獎正在向我招手. 金門,金門,這樣難得的機會也讓我抽到,當砲兵耶.每天擦大砲也算是修行吧.仗著年紀大,討了個伙房的工作,輕鬆愉快,每天炒大鍋菜給阿兵哥吃,又可偷懶.反正煮飯炒菜,阿兵哥吃得飽最重要,口味當然要重.這應該是我這個美食家一生中用最多鹽,醬油,辣椒的時候了...,咦!!!這個伙房兵真奇怪,居然會講abcde!被認為是隱身伙房的神秘高人的我,有時也會被調去服務那些來金門參觀的外賓.少不得a幾天的假.其實這樣合我意,我喜歡工作一段時間後來個連續假,到現在還是這樣.因為不管要辦什麼是或是去旅行都有比較充足的時間.不用..趕..趕..趕.(如果有一星期的假,去日本五天都可以了!)

當完兵來上海工作,也三年了,高級的雜工,啥都給管一管.三個月回台灣一次(正常情況下公司會給我八天的假).碰巧遇上過年,大陸國慶(十一),,勞動節(五一)的也可回來幾天.

還沒寫完,不過累了,先貼上!其他的還是一樣,陸陸續續,想到啥寫啥. 

----fin----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hhsiao 的頭像
phhsiao

巧克力碎片薄荷冰淇淋

phhs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