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覺來到趴七了,應該要完成有一半了,朋友們,趕不上進度要回頭爬爬文哪!!!
關禁閉寫文章系列還要大家多多捧場喔.
 

總之,
學校生活只在下午兩點半前像個樣.
下課放學後大家都變成了”野人”.
我很少聽過南非人不懂游泳的,原因是南非家庭每三到四戶就有一戶家裡有游泳池.
當然算不上是標準規格的大游泳池,但是也能蹬個四五腳的蛙式.
盛夏時期(十一,十二月)下午幾乎是在游泳池裡消磨過的.


說到夏天,
帶出一個有趣的提外話,因為南北半球的不同,當美國在雪花紛飛的過聖誕節時,南非正值炎炎夏日.
我曾收到聖誕卡片上的聖誕老公公是穿著海灘褲,而雪橇也被換成了衝浪板,滿逗趣的.
南非熱歸熱,卻很難在家庭裡發現冷氣機.
房子大,熱不到裡面,而且南非的熱並非台灣的悶熱,在台灣PK只要稍微動一下就是滿身汗.可能濕氣太重吧?


我第一次返台時一出機場,
差點被熱風給”打”了回去.
不誇張,熱氣像大浪像我撲過來¸讓我連退了好幾步,馬上全身濕濕黏黏,到台中家裡還出了幾天的疹子.
在南非,天氣熱但是不出汗,風扇吹吹就搞定了.
反而在辦公室或電影院,百貨公司等有冷氣的場所不小心還會冷到感冒.
人家說胖子怕熱不怕冷,我這個胖子可是怕冷不怕熱.


如果下課了我沒往家裡的游泳池跳,
那可能跑到我不知哪位同學家的農場”探險”去了.
南非多數農場都是酪農經營,每天都看見黑工(女的叫黑婆,無歧視之意,大家叫習慣了)領著牛兒去吃草,下午牛隻就乖乖的排隊回來,隔天早上又乖乖的排隊擠奶.


不知道以前英國殖民時代是否有立定”
占地為王,先到先贏”的規矩?
每個農場都至少有半個山頭大,我甚至有個朋友在農場裡闢了個人工湖.
不開玩笑,湖中還有個小島種滿了蘋果樹”野生品種”.
長出來的大顆青蘋果超酸,卻是做派,餡餅及果醬的絕品.
在這湖中最好玩的就是朋友那艘老舊又保養得完好的風帆船了.
每每風像變了,我們就得此收帆比揚帆忙得不可開交不亦樂乎.


再不然,
就是拿著獵槍騎著馬”打獵去”.
說是打獵,其實也不就是野雞,了不起打到兔子就算幸運了.
沒有啥目標打獵,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騎著馬亂逛.
由於我是討厭動刀動槍的人,騎馬為了耍帥的成分多些.
朋友們從小野慣了,騎馬可以不用馬鞍不配韁繩.,
這樣天生的好本領我可不行,還是要全副武裝乖乖的讓馬兒”駝”著吧!
第一次騎馬不知好歹,沒有節制,在馬背上蹭了一個下午.
晚上大腿內側給磨得紅腫刺痛,就是人家所謂的”燒襠”了.
結果之後的三天我只能以O型腿的姿態走路,玩過頭了.

其實有很多玩過頭的事,先寫到這裡.

----fin----

    全站熱搜

    phhs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